云海英雄传之雪落风吟(五)

第五章天脊城


天脊山山脉延绵数百公里,高耸入云,山峰之上终年积雪,是夏国西北的天然屏障。在天脊山脉的另一边则是被称作“黄昏之地”的荒原,那里植背植被,缺乏水源,自然条件极为恶劣。然而,在“黄昏之地”还生活着一群令夏国人千百年来都畏惧的异族,夏国人称他们为狼族。夏国人一直认为狼族虽然体格强较夏国人矮小[w1] ,但是强壮有力,但他们尚未开化,不通语言文字,茹毛饮血,极其彪悍。狼族多半群体行动,作战时骑狼御风,凶残暴掠,可谓无人可挡。

天数历七十二年,夏国皇帝李载纯鉴于因西北边境时常受到狼族侵扰,派大将军霍刚领兵十万前去征讨。然而从未有过败绩的霍刚却大败,仅仅带着数千残兵越过天脊山,逃了回来。在后来约莫一百年里,夏国都派兵征讨狼族,然无一不败。迫于无奈,夏国完全放弃了天脊山以西的领土,依靠天脊山的天险,抵御狼族侵袭,总算稳住阵脚。

夏国虽然占有天险之利,但山脉绵延数百公里,防线过于漫长。夏国在此驻防的兵力却每况愈下,所以狼族的大军虽然难于越过天脊山,但小规模的侵扰却从未停止。尤其是近几年,夏国国力衰弱,朝政腐败,军纪松弛,狼族更是蠢蠢欲动,侵扰不断。

在天脊山上,夏国建立一座天脊城,经过数百年的修葺完善,整个城市恢弘庞大,内外三层。城内大到宫殿,小到房舍,全用岩石建成,拥有驻军和平民共计四十万人,这个建在半山腰的天脊城被人称为“奇迹之城”。不过,也有人私下叫它“罪恶之城”,因为数百年来,夏国所有的重犯都被流放于此,成为守军,并且他们的子子孙孙都必须永远留在这里,守卫夏国西北边境,与狼族作战。当然,除此之外,天脊城内也有夏国的正规军,他们装备精良,每隔两年一轮换,身份自是高人一等。天脊城因为地位特殊,所以城内全部实施军事管理,并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官吏。城内最高长官是由皇上直接册封的天脊大将军,大将军享有城内一切生杀大权。如今的天脊大将军伯牙正是由新皇李昊煜册封,伯牙原是御前侍卫统领,李昊煜登基后,自己拿主意的事情只有一件,就是册封伯牙为天脊大将军,驻守西北边境。这天脊大将军听起来虽然威风,但实则是发配边疆,远离权力中心,条件恶劣,还有生命危险,着着实实是个苦差事。所以李昊煜提出册封伯牙,没有任何人反对。

狗蛋领着十几个人,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活着爬到了天脊城前。他虽然早就听说过天脊城,但是当亲眼看到它的时候,还是被深深震撼了。整个城建在两座山体之间,宛如横空出世,最高处直入云霄,抬头望去,让人目眩神迷。开国皇帝李成渊的巨大石像屹立在城中位置,即使隔着高高的城墙,也能看到他雄伟的英姿。

张大山一年押送囚犯来这里好几次,大多数初次看到天脊城的人都会被它的宏伟壮观所震惊,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座城市是用火与血浇灌而成。

“诸位兄弟,雪鹰卫鹿一鸣多谢各位舍命护送!”狗蛋转过身,慎重其事的躬身说道。他此时终于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,也就是真把这帮人当做了自己兄弟。

众人闻言一愣,也都连忙拱手。

“鹿大人,言重了,你也救了我们兄弟的性命。”张大山出列,扶起鹿一鸣,说道。

此时,城外的守卫早就看到这十几个衣衫褴褛,犹如乞丐的人,他们提高了警惕,手持长枪围了过来。城墙上的弓箭手也拉上了弓弦,只待一声令下,即刻就能把下面的人射成马蜂窝。

“什么人?”领军手持长剑,指着狗蛋,大声呵斥道。

“兄弟,是我,是我!”张大山一跃而出,脸上满是笑容。

“大山,操,你怎么搞成这样?”领军收起长剑,一抬手,回头对手下喊道:“没事,自己人。”

其他军士纷纷收起兵器,重回队列,动作整齐划一,训练有素。

领军名叫农泗,与张大山素有交情,只是此时张大山狼狈不堪,灰头土脸,又没穿军服,竟一眼没认出他来。

“路上遇到伏击,队正大人身亡,就剩下我们这些人……”张大山叹口气,“此事说来话长,我要觐见千卫大人,劳烦农大哥……”

“不用,我要即刻见伯牙,速去通传。”鹿一鸣此时走了出来。

“大胆,敢直呼将军名讳!”农泗再次拔剑而出。

“兄弟,不可,不可,他是雪鹰卫鹿大人。”张大山连忙阻止。

农泗闻言一惊,雪鹰卫何等人物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但他素知张大山的为人,绝不会信口开河,一时间半信半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有何凭证?”思虑再三,农泗还是决定先问清楚,毕竟事关重大,如果弄错了,那他可是要掉脑袋的。

鹿一鸣解开衣衫,胸口的铜牌在阳光下闪出耀阳的光芒。

“参见雪鹰卫大人。”农泗慌忙跪拜,其他将士也都看到了铜牌,纷纷跪下,就连城墙上的守卫也都行以大礼。

 

军事会议堂内,伯牙眉头紧锁,在他左右两侧,分别站着天脊军里最重要的几位将领,人人神情严峻。

“初三、初八、十二、十七、十九,狼族持续越过甲城、戊城、平城、汇城进行小规模骚扰,我军疲于奔命,伤亡过百人,宏村、老牛村和石岩村三个村落遭到劫掠,伤亡十七人,财物损失也颇为严重。末将请大将军给我三千轻甲兵,我必歼灭入境狼族!”千人长赵信年轻气盛,介绍敌情的时候,毫不掩饰情绪,咬牙切齿,语速急促。

“赵信,不可放肆,大将军面前,岂敢冒进!”岳猛出言呵斥,他是军中右将军,军部直系,也就是韦丞相的人,处事圆滑,颇有心计。

赵信单膝跪地,虽不敢反驳右将军岳猛,但仍旧请战。

“赵信,你先退下。”伯牙挥挥手,语调不高,但不容置疑。

赵信拱手,心有不甘,但也只能恭敬退出会议堂。

此时,堂中除了大将军伯牙、右将军岳猛,还有左将军黄宗琪,偏将军毛庆,城都卫旷衍非,以及幕僚长朱博文。

一时间,堂内落针可闻,竟无一人开口说话。

“博文,说说你的看法。”大将军伯牙轻咳了一声,朱博文是军中智囊,也是他的亲信,由他开始再好不过。

“是。”朱博文对伯牙行了个军礼,然后指着桌上的军事地图,继续说道:“天脊山山脉绵延数千里,虽然建有长城,能够杜绝大军侵袭,但小规模的偷袭却难以杜绝,数百年来本已是常态,往常狼族只在冬季缺粮之时才会冒险越过长城,近几个月却一反常态,尚未入冬,就频繁骚扰,实在不同寻常。”

“我也感觉狼族最近异动频繁,似有大动作。”左将军黄宗琪已在天脊城十几年,早已在此安家落户,朝廷本有意将他调回,但他厌恶朝中勾心斗角,所以屡次请留,本就没人愿意来,军部干脆就做了顺水人情,让他留了下来。

“怕他个熊,来一个杀一个,大不了我们加派人手在各城楼巡防。”偏将军毛庆说得粗暴,他脸上挂着一道长长的刀疤,就是在和狼族作战中留下的伤口。他本是被流放于此的囚犯,因为战斗英勇,屡立战功,好几次死里逃生,由兵甲一路升为偏将军,实属异数。所以他职位虽然在堂中最低,但堂上却是无人敢轻看他。

“毛将军所说也确是一个应急之策,不过卑职认为应该派人去侦查敌情,了解狼族的动向。”

朱博文此言一出,众将领都面露骇色,就连毛庆也不例外。

“朱校尉可能有所不知,天脊山以西,乃是平原地形,毫无遮挡,御狼而战的狼族来去如风,我们以前也派出探子打探军情,但都是有去无回……”黄宗琪说完叹口气。

“诸位将军多虑了,有天脊城在此,狼族小儿又能怎样,这数百年来狼族也曾大举来犯过几次,哪次不是惨败而归。”岳猛不以为意。

“末将……”

朱博文还想争辩,却被大将军伯牙打断。

“诸位将军说得都有道理,狼族屡次来犯不可小视,我军应予以痛击,以安民心。”伯牙说到这里,拿起桌上令牌,“偏将毛庆听令。”

“末将在。”毛庆拱手听令。

“速领五千精兵,加强长城沿线的巡防,敌若敢再犯,务必歼敌于城下。”

“领命!”毛庆接过令牌,风风火火走出议事堂。

“我记得前几日我军抓到几个狼族士兵,岳将军,可从他们嘴里问出些什么?”伯牙这时看着岳猛问道。

岳猛摇头叹道:“这几个狼崽子,我们说什么他们听也听不懂,写也看不懂,性子还烈,没几日都咬舌自尽了。”

众人都不吃惊,以前天脊军也俘虏过不少狼族士兵,但从来没问出过任何情报。

正在这个时候,门外侍卫突然来报。

“启禀大将军,雪……雪鹰卫求见。”侍卫说到“雪鹰卫”三字,嘴巴都有些打结。

“雪鹰卫?”大将军伯牙眉头轻轻抽动了几下。

其他将领俱是大惊,一副难以相信的表情。

“大胆,妄言者斩!”岳猛此时跳出来呵斥侍卫。

“卑职不敢。”侍卫吓得大惊失色,跪倒在地。

“岳将军莫急,见过来人,自然分晓,传见。”大将军伯牙出言道。

侍卫如释负重,慌忙站起来,准备退下传令,可这时门口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。

“好大的架子,伯牙兄,一段时日不见,官威可是长了不少!”

话音未落,狗蛋已经入了议事堂,他可没那闲工夫等通传,顶着“雪鹰卫”的名头,一路长驱直入,无人敢拦。

议事堂是军事重地,乃是所有天脊军军事首脑聚会议事的地方,非通传不可入内。众将士见此人闯进来,本能的拔剑而出,一拥而上。

“不可!”伯牙急忙喝止,他拨开众人,走到狗蛋身前,一脸惊诧,“鹿一鸣,真是你!”

“如假包换。”鹿一鸣笑嘻嘻地说道。

雪鹰卫,一代一人,乃是皇帝身边最为亲近之人,他不单单只是护卫,也是皇帝的左膀右臂。一般而言,雪鹰卫绝不会离开皇帝身边,而如今鹿一鸣不远千里来到西北边陲,怎不让伯牙大吃一惊。

“你……你做了雪鹰卫?那徐大人呢?”伯牙曾经是御前侍卫,与鹿一鸣算是旧识,他离开洛安的时候,鹿一鸣却还不是雪鹰卫。

鹿一鸣苦笑,叹口气说道:“家师已仙游仙逝……”

伯牙闻言又是一惊,自言自语般的说道:“我夏国又少了一位顶梁柱……”

“伯牙兄,此番我来,有皇帝口谕,烦请不干人等先行退下。”

“狂妄小儿……”岳猛大怒,雪鹰卫虽然名头大,但无品无衔,竟然敢对军中一二品大员呼来唤去,他身为韦丞相的亲信,连伯牙都不甚放在眼里,更何况一个皇帝身边的侍卫。

“岳将军,不可无礼!”伯牙说话的声音不大,但语气坚决,不容置疑。然而他此时心中却是哀叹,雪鹰卫本是皇权的象征,十几年前,哪个臣子敢大声呵斥,可如今皇帝势微,大权旁落,自然也没人把他身边的人当做一回事。

岳猛冷“哼”一声,拂袖而去。

“众位将军先行退下,传我口令,任何人等不得入内!”伯牙下令。

其他将领拱手行礼,默然退出。

鹿一鸣见人已走完,这才低声说道:“爱卿伯牙听旨。”

“臣在。”伯牙单膝跪下。

“命你十二月一十七日领精兵十万赶往木鱼镇,等候调遣。钦此!”

伯牙闻言一愣,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“伯牙,还不接旨?”

“臣接旨。”伯牙说完却没有站起来,“皇……皇上就这么说的吗?”

“皇上说得文绉绉,不过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。”鹿一鸣笑嘻嘻的扶起伯牙。

伯牙苦笑,没想到这个鹿一鸣如此胆大妄为,皇上的口谕也敢乱改一通。

“鹿兄,皇上的旨意,怕是有些为难……”伯牙叹口气。

“伯牙将军莫非想抗旨?”鹿一鸣威胁道。

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,更何况天脊军驻守天脊山脉,不可擅离职守,大军离开,一旦狼族挥兵东进,到时候生灵涂炭,大好河山尽入异族,谁敢担责?”伯牙直言不讳。

鹿一鸣沉默不语,知道伯牙所言非虚。

“不瞒鹿兄,近日狼族异动,天脊山外怕是有变……”伯牙还想解释,却被鹿一鸣打断。

“伯牙兄,你知道皇上虽然还未成年,但智慧过人,沉稳隐忍,此番若非事态紧急,绝不会让我奔袭千里来调兵。如今朝政被奸臣贼子把持,皇上能用之人并不多,还望伯牙兄莫伤了皇上的心。”

“微臣对皇上绝无二心,天地可表。”伯牙拱手向东,真情表露,“但职责所在,不可妄动……除非……”

鹿一鸣此时恍然大悟,双手交叉在胸前,冷笑道:“好你个伯牙,原来是想让我做事,有什么就说吧。”

伯牙的小算盘被鹿一鸣看穿了,不免尴尬地笑了笑。

“目前确实有些为难的事情,想请鼎鼎大名的雪鹰卫帮忙。狼族最近频繁骚扰,我军疲于奔命,我们派出去探查敌情的探子没有一个活着回来,如果不查清楚狼族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,天脊军不敢妄动。”伯牙说得斩钉截铁,他虽然忠于皇上,但深知比起朝中的权斗,甚至是与枫国的战争,都比不上防范狼族入侵紧要。他亲眼看到狼族的彪悍和凶残,一旦让他们跨过天脊山,整个云州大陆必定生灵涂炭。

“好,我帮你去探查!”鹿一鸣抓住伯牙的胳膊,“但是如果这件事解决了,你不借兵我,我就以抗旨之罪,取你项上人头。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伯牙与鹿一鸣击掌为誓。

 

张大山、铁牛和莫留情三个人,带着一帮兄弟坐在驿馆里,焦虑不安地等着消息。

一向口无遮拦的莫留情也变得十分安静,手里玩着剑鞘,目光不时的瞟向门口。

张大山则喝着茶,面无表情。

只有铁牛走来走去,嘴里还不时骂骂咧咧。

“干,这么久,该不是什么狗日的大将军玩花样吧?”

此话一出,下面的兄弟们也开始窃窃私语。

“铁牛!”张大山放下茶杯呵斥道,“鹿大人自有安排,你再胡言乱语,扰乱军心,我可不客气了。[w2] 

铁牛“哼”了一声,不过终究还是闭了嘴。

正在这时,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“嘎吱”一声,木门被推开。

一位身着红色锦衣的俊俏将官,带着两个侍卫走了进来。

张大山一眼就认出领头者是正是军中幕僚长朱博文,乃是如今天脊军中炙手可热的大人物。

“末将参见朱大人。”张大山起身跪拜。

朱博文微微点头,身后侍卫递上一卷文书。

“众将听令!”朱博文手持军令,威严喝道。

在张大山的带领下,铁牛、莫留情和一众绝地逢生的将士单膝跪地,俯首听命。

“大将军令,火长张大山、囚犯铁牛、莫留情等人,护卫雪鹰卫有功,特此嘉赏。着张大山为千人长,赏金十两。铁牛、莫留情等人免去罪身,赏金十两,去留可自行安排[w3] ……”

朱博文娓娓念来,又读了一长串名字和奖赏的内容。不过基本上除了鹿一鸣承诺的黄金,原是官家的人就升职,囚犯则免去罪身,重获自由。

听完军令,众人纷纷起身,个个面带笑容。

此时从门外又走进来许多下人,手捧黄金,现场发放,一时间好不热闹。

可是众人却不见鹿一鸣的影子。

张大山走到朱博文身前,先拱手致谢,然后问道:“朱大人,为何不见鹿大人?”

“鹿大人另有任务,已经离去,这里有书函一封,让我转交给你们。”

朱博文从怀中掏出一封书函,递给张大山。

张大山见过鹿一鸣写的字,所以看到书函,确认这是他亲笔所写。

“诸位兄弟,我去狼族的地盘玩几日,回来再与大家痛饮三天,你们可别跑太快!”

张大山顺口念出,大厅内顿时哄堂大笑。

只是张大山却笑不出来,他深知狼族的厉害,而且近三十年来,越过天脊山,去到狼族那边能活着回来的不过三个人。位是剑神燕旭伯,虽然他活着回来了,但是却身负重伤,足足躺了一个月才恢复过来。第二位是天脊军里的一个探子,他也算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人,靠着高超的轻功和隐身术,总算活着回来,只是断了一只胳膊。第三位是个女人,这个女人原是住在天脊山脉附近村庄,狼族袭击了村庄,把她掠了去,本来家里人都以为她死了。可在两年前,她却突然带着一个孩子跑了回来。当时盛传孩子是狼族的种,所以女人和孩子受到了村民的排斥和攻击,没过几天,女人带着孩子就又消失了。为了这事,天脊军当时还派人调查,但因为女人带着孩子跑了,这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如今鹿一鸣竟然只身前往狼族,不可谓不凶险。

“朱大人,鹿大人当真一人去了西边?”张大山虽然看见了鹿一鸣的手书,但还是难以置信。

朱博文点点头,对于张大山的质问,并未恼怒,他从鹿一鸣那里听到了关于这帮义士的所作所为,知道他们都是有情有义的血性汉子。

张大山一拱手,朗声说道:“末将请命,愿同鹿大人共去绞杀狼族!”

其他人闻言也纷纷附和,放下手中黄金,一同请命。

“诸位对于鹿大人的情谊,朱某甚为感动,但是此次鹿大人前往西边,乃是探查敌情,人多反而事败,所以还请大家稍安勿躁。”

朱博文这番话说得在情在理,如果靠人多就能击败狼族,那夏国早就灭了狼族,又何以想现在这样,依靠天险固守。

张大山长叹了一口气,如今只能为鹿一鸣祈求平安。

 

天脊山的夜晚寒气逼人,这里早晚温差极大,白天可以打着赤膊喝酒,晚上却要裹着棉衣御寒,环境艰苦,由此可见一斑。鹿一鸣远离天脊城,找到一个豁口,在夜色的掩护下,利用绳索下到了天脊山的另一边。

说来倒也奇怪,隔着一个天脊山,两边的环境却截然不同,夏国那边土质松软肥沃,适合种植粮食,而狼族这边地表却尽是岩石砂砾,少见植被,一派荒凉景象。在这样的地方,无论怎样的高手想要隐匿身迹都相当困难。可以凭借的唯有黑暗的夜色,但是天总会亮。

鹿一鸣在宫廷的藏书阁里曾看到过一些介绍狼族的书籍,但是这些书里除了描述狼族的残暴外,对于狼族的习性、风俗、文化等等的描述却极其罕有。一个与夏国争战数百年的敌人,夏国竟然没有人去真正了解他们,正所谓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百胜,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鹿一鸣当时就对此产生过疑问,夏国数百年来能人辈出,不可能没有人想过去摸清狼族的底细。同样可数敌国的枫国,夏国对于它的资料收集就要详细千百倍,各种书籍文章,占了藏书阁两层楼。这次他前往狼族,不仅仅是为了完成皇命,更多的是对狼族的好奇。

鹿一鸣胆大,却也心细,论武功,他恐怕还比不上剑神,论才智,也排不上号,他最大的优点,就是从来不把自己当一回事。一个不把自己当高手的高手,才是最可怕的高手!所以现在,他能装扮成一块岩石,犹如乌龟一样,匍匐前进。

天色已白,鹿一鸣躲在自制“龟壳”下,耳听八方,眼观六路,到现在为止,他没有看到狼族的人,也没有被狼族发现。让他有些难受的是酷热,阳光猛烈,“龟壳”里面犹如烤炉。他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上爬了约莫五六个小时,终于听到了水流声。他小心翼翼把“龟壳”打开一条缝,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。一条潺潺河水,由远处蜿蜒而来,顺流而下。不远处原本平缓的地面出现了巨大的落差,水在这里倾泻而下,宛如九天瀑布,蔚为壮观。

鹿一鸣深吸了一口气,干燥的空气中终于有了湿润的气息。他披着“龟壳”缓缓移到水边,全身功力提至十成,感应四周,确认附近安全,这才从“龟壳”里溜出来,跳进水里。他憋了许久,此时在凉爽的水中,不由欣喜若狂,上蹿下跳,溅起阵阵水花。他顺着河流而下,慢慢向悬崖游去,到了瀑布口才浮上岸。

他站在悬崖边,向下望去,地形落差至少百尺以上,河水发出巨大的轰鸣声,奔腾而下,在谷底重新汇聚,流入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。整个荒原犹如被绿色的森林从中间劈开,两边是赤褐色的荒原,下面却是密不透风的树林。

鹿一鸣也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景观,一时间不由看得忘情。

就这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声狼嚎。

鹿一鸣抬头望去,河流对岸,数百狼骑正向自己这边呼啸而来。他心中大惊,也不知这狼族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行迹,如果被这些狼骑包围,那自己真是插翅难飞了。

想到此处,鹿一鸣再不犹豫,纵身一跃,跳入谷底。他好像流星一般随着瀑布坠入河水中,掀起巨大的浪花。他浮出水面,抬头望向崖顶,只见崖上狼骑呼啸,却徘徊不前,不敢下来,仿佛在这谷底密林中有什么让他们恐惧的事物。鹿一鸣心中虽然狐疑,但也无从选择,他爬上岸,环顾四周,林中幽静异常,不见一鸟一兽,一阵穿林风吹过,让他不由大哥打个寒颤。

“邪门!”鹿一鸣一边抖落身上的水,一边搓着手走进林中。他在林中找了块稍微平整的地方,拔去野草,找来树枝,然后从怀里掏出玉尺。

鹿一鸣手握玉尺,口中轻念口诀,玉尺一头竟然变红,发出热光,点燃了树枝。

“那帮术士要是知道我用这法宝烧火,肯定会气晕过去。”鹿一鸣收起玉尺,洋洋得意。

火光在幽暗的林中闪耀,宛如墨绿色丝带上的一颗红色宝石,不同寻常,却又透出些许的诡异。

鹿一鸣在温暖的火光中,却并没有放松一丝警惕,他本能感觉到某种威胁正悄然向自己靠近。虽然还是白天,但阳光却一丝一毫也透不过树林,四周昏暗潮湿,唯有火焰燃烧发出“噼噼啪啪”的声音。

林中的寒气越来越浓,四周升起白色的雾,犹如怪兽般想一口吞噬火焰。

鹿一鸣此时身上的衣服已然烤干,他抽出腰间的软剑,转过身来,目光如炬,盯着白雾中的密林。这把软剑非同一般,人称红蛇剑,乃是铸剑大师欧阳一修的杰作,也是伯牙最喜爱的珍藏。红蛇剑质地柔软无比,平常犹如腰带系在腰间,用时发力则坚,削铁如泥。鹿一鸣知道伯牙手中有这把宝剑,这次到狼族来,借机向他索要。伯牙虽心不甘情不愿,但也不好意思推脱,终究还是借了他。

红蛇剑在鹿一鸣的催动下,发出阵阵嗡鸣,犹如一条蓄势待发的响尾蛇。

此时,整个树林里的空气仿佛也都凝结了。一阵寒风迎面而来,篝火里最后一丝余烬也熄灭了。

一个白色身影从浓雾中突然冲出,直扑鹿一鸣。

鹿一鸣早有戒备,手中红蛇剑画个弧线,向白影挑去。

那白影快如闪电,竟然徒手抓住红蛇剑,发出骇人的嘶吼。

鹿一鸣此时才算看清白影,纵然他见多识广,也不由心惊胆战。这白色怪物身似蝙蝠,头似硕鼠,腿如人形,一双利爪坚硬如铁。

然而白色怪物显然不明白它抓住的究竟是什么剑,那绝非普通刀剑,而是一把旷世神剑。

鹿一鸣虽惊不惧,身形微微往前一步,手腕跟着轻轻一转。

怪物发出一声惨叫,一双利爪被红蛇剑齐齐切断,淡绿色的液体从怪物手腕处流出来,溅到草地上,立刻冒出白烟,具有极强的腐蚀性。

怪物虽然受伤,但却越发狂怒,嘴里一边发出低沉的哀鸣,整个身体抱成一团,往鹿一鸣撞过来。

鹿一鸣没想到这怪物负伤下还能如此凶狠,手中红蛇剑来不及变招,只能双腿一弯,整个身体后仰倒下。即使如此,那怪物来势迅猛,身上的皮肤又坚硬带刺,仍然划断了鹿一鸣几根头发。

鹿一鸣借势滑到怪物的身后,回头就又是一剑。

这一剑快如闪电,狠、准、稳!

锋利的剑身刺穿了怪物的头颅,绿色的血喷射而出,前面的树木瞬间化作一片焦黑。

然而,鹿一鸣还来不及喘口气,他发现此时雾已散开,树林里无数白色怪物犹如潮水般向从四周向他涌来,发出震耳欲聋的嘶鸣,仿佛急促的战鼓,让人不由心慌意乱。

鹿一鸣倒抽了一口凉气,纵然他神功盖世,手持红蛇剑,如果是对付三四个,或者十来个这样的怪物,或许还行,可如今放眼望去没有上千怪物,也有好几百,自己绝难力敌。他知道自己的生机就是对方还没有形成包围圈,跳入湍急的河水,顺流而下,或许能摆脱这些怪物。

主意已定,鹿一鸣就决不再犹豫,双腿在身旁树桩一蹬,借力而出,犹如离弦之箭。他手中的红蛇剑仿佛恶鬼罗刹,挡路者死。

这些怪物却也不是任人屠宰的羔羊,虽然被鹿一鸣斩杀,但却也给他身上留下了伤痕。

在更多怪物聚拢之前,鹿一鸣杀出一条血路,跳入奔腾的河流。他潜入水底,游出一段距离后。才冒出头观望,那些白色怪物在岸边发出刺耳的鸣叫,但却并没有下水追击。

鹿一鸣总算放下心来,他此时能感觉到身上火辣辣的痛,这次潜入狼族的地界,没想到竟然遭遇到怪物的袭击。难怪刚才悬崖上的狼族士兵没有下来追击自己,看来他们似乎对这些怪物也有所顾忌。想到这里,他满腹疑问,到底这些怪物是什么东西?它们怎么会聚集在这峡谷之中?狼族的村落又在什么地方?他不由叹口气,目前对于狼族的情况一点边都没摸到,却已伤痕累累。

河水湍急,中间还有岩石,尽管鹿一鸣水性了得,还是挨了不少撞击和刮擦,着实狼狈不堪。但为了躲避那些怪物,他也不敢贸然上岸。

约莫漂流了两个多时辰,鹿一鸣再没发现附近有怪物的身影,这才慢慢向岸边靠近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听到远处有女人的呼喊声。

鹿一鸣钻进丛林,寻着声音,悄然靠近。他跃上一棵大树,举目望去,只见前面远处的树林里,有许多椭圆形的灰色球体吊挂在树干上,而求救的声音正是从那边传来。为了看清楚状况,他又小心翼翼向前越过十来棵树,此时距离发出声音的灰色球体不过七八米。

鹿一鸣定睛一看,倒吸了一口凉气,那灰色球体外露出一个人脸,虽然被灰尘和奇怪的丝线遮掩了部分,但依旧可以看出是一张女人的脸。女人的嘴和鼻孔并没有被封死,她挣扎着呼喊,但声音却越来越微弱。

救人要紧,鹿一鸣来不及多想,立刻上前,用红蛇剑划开灰色球体,小心翼翼地把包裹其中的女人放下来。他为女人慢慢撕开覆盖在脸上的污物,然后从河边取来水,喂她喝了少许。

女人棕黑色的皮肤,光滑细腻,亚麻头发,五官精致,尤其是高挺的鼻梁和蓝色的眼睛,与夏国人大相径庭。她喝过水后,呼吸渐渐匀称,意识也清醒过来。

“呼各呀西……”女人嘴里嘟噜着,可当她看清鹿一鸣的样子后,瞪大了眼睛,满脸的惊讶,“你……你是夏国人?”

鹿一鸣没想到对方会说夏语,虽然发音有些生硬,吐词也并不清晰。他点点头,问道:“你是狼族人吗?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说着,鹿一鸣指了指林中其它倒挂在树上的球状物,那些被包裹在里面的人就没有她那么好运了,一个个被厚厚的丝状物裹得严严实实,早已断气。

女人看着一个一个早已死去的族人,浑身瑟瑟发抖,泪水犹如断线的珍珠,一颗颗滚落。

“蝠狰……蝠狰……蝠狰……”女人突然抓住鹿一鸣的胳膊,“烧了他们,快!烧了他们!”

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
微口订阅号

关注订阅号

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
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

热点事件
微口订阅号

关注订阅号

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
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

阅读下一篇
微口订阅号

自媒体运营攻略
行业经验交流

关闭

创建藏点

藏点名称
藏点说明
藏点封面
转藏至我的藏点 +新建藏点
    关闭
    确定 取消